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井柏然我没有偶像包袱《资讯》传田真央

时间:2020-08-26 18:25:03 来源:黄钻娱乐网 浏览量:0

关于 井柏然

中国内地新生代男演员、歌手。1989年4月19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2007年,18岁的他被东方卫视《加油好男儿》制片人发现并受邀参赛,获得分赛区冠军,并且最终获得全国总冠军,被华谊兄弟时代文化经纪有限公司招至旗下。2010年凭借首部电影作品《全城热恋》获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2011年提名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2013年主演郑晓龙导演的电视剧《新编辑部故事》,随后在《等风来》中担纲男一号。2014年参演《黄飞鸿之英雄有梦》和《失孤》等电影。

出道8年,井柏然今年依旧只有25岁。在很多当年的选秀明星都急流勇退的当下,他却越走越好,逐渐打开一片天。除了即将上映的功夫片《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他还将在明年奉献《失孤》和《三城记》两部话题之作。微博上人气高涨,井柏然却不觉得自己是偶像,也就没有偶像包袱。他说不纠结自己的作品多寡,只是在自己喜欢的作品中选择和尝试,“首先要自己珍惜自己,别人才能珍惜你。”

再拍这么苦的戏要三思

新报:你在《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中扮演“赤火”,“黄飞鸿”的题材有很多,你最喜欢哪部?

井柏然:小时候就看过。我最喜欢李连杰那一版,当时还觉得十三姨好美。这次我们这一版是比较年轻的,跟老版故事完全不一样。我觉得这一版本跟漫画似的,名字就很漫画,是因为“赤火”这两个字吧。我觉得这个片子是属于80、90和00后的黄飞鸿。我希望它在将来也能成为我们这一代的经典。

新报:在这部电影中你和彭于晏都是真打,怎么下定决心出演这么一部比较苦的电影?

井柏然:接这部电影一开始,内心确实很挣扎,想到所有的动作都要自己去完成,可能会比较苦。最后还是决定提前一个月进组训练。男生都会有一个英雄梦,我想做一个尝试,二是觉得观众会不会因此对我有一个不同以往的认识。最后配音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没见过自己这个样子,这是目前为止自己演得最狠的一个角色。有一场戏我印象很深,就是被吊起来那场。可能演得太投入了,被吊起来之后就“断片儿”了。

新报:经历了这个过程,你觉得下次还会演这么“虐”的电影吗?

井柏然:说实话当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拍的时候90%都是我们自己去拍的,极少用替身。有几个很漂亮的动作,我以为是替身演的,但后来看电影才发现是我自己打的,我当时都没敢认。即便如此,我杀青当天还是觉得再也不拍这样的戏了。要是再过十几年,要我演黄飞鸿还可以考虑。动作戏太累了,一般人真的受不了。

出道8年 掐着大腿走过来

新报:你是选秀出身的艺人,在你们这拨人中你算是发展很好的,你认为能一点点往上走靠的是什么?

井柏然:刚出道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要选我。现在看我以前的照片都觉得不堪回首,有点不想承认那个时候,觉得那是一段自己的“黑历史”,可能算是靠性格取胜吧,加上大家都愿意帮一把。这些年我觉得一靠自己坚持,二靠珍惜吧。我挺珍惜自己的,比如一些角色和工作上的选择,我是希望我可以每一步都走得漂亮,不求走得快。这些年其实我拍的作品不多,但是每一部都还算加分,只有自己珍惜自己,别人才会珍惜你,这样机会才会越来越好。只是这个路有点“冷”,也算是“掐着大腿”才坚持下来。

新报:算了一下你出道到现在也已经8年了,从开始的学生到进入演艺圈,现在是不是早已适应了这个圈子?

井柏然: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我区分得挺开的,算是把自己保护得挺好的。而且相对来讲,我一路还挺顺的,让我挺知足。面对工作总是要有选择和判断,我觉得这些都是过程,过去了就过去了。

新报:平时的爱好多吗?还是属于宅男型的?

井柏然:我是一个骨灰级的宅男,不喜欢出去玩。我从出道以前到现在,这一点一直没变,我特别喜欢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孤独。其实除了打游戏,看看电影,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做,可能就是比较享受一个人的时候。

新报:最近看你一直在“手写微博”,字确实写得不错,平时一直在练吗?

井柏然:就是最近才练,每天都写几段。有的时候看到一些好的句子就手写下来,之前写得特别烂,现在开始有一点点改观了。我发手写的微博(图片),每次都是写了一筐之后挑一个最好的,放在微博上,其实我家垃圾桶里全都是写废的。我觉得写字真的可以静心,本来我是想学毛笔字的,但是那个更需要时间。

新报:看来你对自己挺有要求的。

井柏然:最近确实想学好多东西,但发现时间真的紧张。我逼自己看书,是因为有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在和别人聊天或者接受采访时都有表达上的问题。我什么书都看,也通过朋友推荐看一些。但是我一看书就困,只好看不懂也看,逼自己。前两天在车上听一首大提琴曲《爱的致意》,当时就觉得太棒了,也想学大提琴,我念书的时候学的是萨克斯,对大提琴也一直有情结。除此之外我还想学英文,但时间确实是一个问题。有时候拍完戏,不是说体力上不行,而是精神上太累了。彭于晏算是我见过的同龄人中很努力的了,一直在挑战自己,我可能还做不到他那样。其实我经常也会检讨,为什么不能坚持,这可能也和人的性格有关系吧。

我有点像个“民间艺人”

新报:在大家的印象中你就是个偶像,但今年你还接了《三城记》,在这部电影里你和刘青云、汤唯合作,在《失孤》中与刘德华合作,这些角色并不帅气,甚至是土气的,但却很显功力。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在抛弃偶像的标签,尝试一种转型?

井柏然:我没有刻意转型。其实从我一开始接触电影,除了《等风来》那个角色接近“高富帅”,其他都是一些比较“村儿”的角色,我不知道自己的“偶像标签”是从哪里来的,也没有刻意去营造别人对我的这种认知。在《三城记》和《失孤》里,我都是演比较“乡下”的角色。因为没有什么偶像包袱,都是喜欢了就会去演。

新报:电影《失孤》是一部反映寻找亲人、“打拐”的作品,听说你看剧本的时候就看哭了。

井柏然:确实,以前看了很多电影,也演了几部作品,但很少有只看剧本就哭到不行的。在影片中我扮演的角色在4岁的时候就被拐卖了,他和刘德华扮演的角色情同父子,他丢了孩子,我失去了父母。我们两个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去寻找亲人。我自己是带着感动的心去表演的,也是带着公益的心态接下这个作品的。

新报:下一部想要拍一些时装剧吗?比较洋气一点的角色,或者再演一些喜剧。

井柏然:对。霸道总裁我也可以演啊,很任性的那种,可能会尝试一些电视剧吧。喜剧之前尝试了《等风来》,我是那种“民间艺人”,私底下聊天什么的我都玩得起来,但真要到大舞台上就不行了,这一点跟彭于晏是一个类型的,我们俩私底下很“活宝”,但不知道为什么站台上就不行了……新报记者 王轶斐

记者手记

出道8年,井柏然依然在工作中保持着大男孩般的好奇心和活力。即便对初次见面的记者,他依旧能够打成一片,瞬间拉近距离感。

他说自己可以不混圈子,可以在拍完一部电影后说今后对于这个题材要三思而后行,也能说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偶像。但他却是天生的明星,有偶像的外形,年轻人该有的努力,懂得变通,也保存属于自己的真实。他不避讳自己真实感受:“我虽然在演戏、在唱歌,但我还是一个人,和大街上的其他男孩一样,希望做自己这个年纪该做的一些事情。我希望自己活得任性一点,不想让这个工作额外带给我压力。”

文章来源:http://epaper.tianjinwe.com/mrxb/mrxb/2014-11/18/content_7194651.htm

springboot是什么框架

jQuery

python入门视频教程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